维卡币官网-数字货币合约招商_比特币价格今日行情_虚拟货币交易平台

维卡币官网

Web3.0是金矿还是泡沫?

那样Web3.0呢?

早在2006年,Web2.0还没有捂热,Radar Networks还处于秘密筹办时期,首席实行长诺瓦·斯皮瓦克表示要借用政府技术,使雷达网拥有改变网络用户查找信息的方法,互联网不只能理解词句的定义,还能依据语义去判断逻辑关系,也就是1998年蒂姆·伯纳斯·李所提出的语义网功能,雷达网可以说是Web3.0的先驱。

除去语义网的外包装,Web3.0是结合区块链技术进步出来的一个新的网络形态,它的核心在于去中心化——“赋予用户真的拥有网络的能力”,Brian Brooks这么讲解到,在web3.0年代,网络中的数据和信息从发布起就完成了确权,不需要去担忧被窃取或者数据库丢失数据被删除。

图:中心化及去中心化互联网结构示意(出处:东兴证券)

不过,Web3.0的意义并不是仅限于此。

无论是Web1.0还是web2.0,用户总是需要在不一样的平台注册不一样的账号,信息之间是彼此隔离的,举个容易的例子,过去大家没办法从一个App直接跳到另一个App,由于不同平台间需要搭建是我们的庞大用户群,并且做好安全防范。

Web3.0发生了范式的逆转,通过Web3.0的底层逻辑,用户与平台间是独立的存在,在注册或登录网站时,无需填写身份信息并赞同隐私协议,而是通过去中心化的互联网直接去创建竞价推广账户,拥有维护网络的代币协议。理想状况下仅需用我们的数字钱包和密钥就可以登录任何一家网站,同时也通过密钥来管理自己的资产,获得经济勉励。

就现在来看,Web3.0对于大部分人来讲,最直接的吸引力在于“能挣钱”。

如上文所述,在Web3.0年代, 单体用户可以达成并分配价值,获得更好的客户体验。譬如大家先从比较早的NFT(非同质化代币)说起,作为区块链技术下的一种衍生物,海外球星库里曾以18万USD买头像,艺术家Beeple的数字作品《每一天》拍出了6934万USD也属实魔幻;国内网络头部玩家阿里、腾讯也相继加入,发行数字艺术品。

区块链等于一种分布式记账本,这部分数字文件的创作和买卖信息都被记录在区块链上,意味着记载方法不仅仅是将账本数据存储在每个节点,而且每个节点都会同步、共享、达成数据的复制,IP被印铸在链上落实来源,所以也就保证了作品和所有权的不被篡改。

眼下,NFT已经被应用到媒体、服饰、音乐、影视等行业范围,对于创作者来讲吸引力巨大,达成创作自由的同时,同一作品每次转卖都可以收取分成;对于购买者来讲,NFT的价值体目前稀缺性和身份的象征,但这也是基于他们的一种认知共识而言。

除去NFT,以太坊域名服务(基于ETH的分布式域名服务)也备受关注。

今年十月,发生了现在为止最大的一笔域名买卖——有人以420个以太币购入域名paradigm.eth。2017年登录ETH的以太坊域名服务,简化了长达四十多位的ETH钱包地址,通过竞标机制,任何用户都可以注册以“.eth”结尾的ETH域名,从而优化用户用数字货币的体验。因为以太坊域名服务构建于ERC721协议,所以每个域名都等于一个NFT。

在Web3.0年代,大家可以得到一个输入端开始的商业模式,众筹与代币达成了创作者的价值循环。总而言之,区块链技术讲解了身份为何具备独立性,为Web3.0提供底层技术支持;NFT在这个基础上为数字虚拟货币提供了不可分割、不可复制的买卖价值,达成了创造者经济,后者充当了为维护用户对于我们的数字身份和数据的所有权去构建的一系列去中心化组件,成了通往元宇宙的方舟。

把目光聚焦到实质应用上,以Monaco为例,作为主要基于Web3.0的socialFi(social+DEFI)、支持“内容挖矿”的区块链社交项目,Monaco被叫做加密版的twitter。启动之初,饥饿推广带来的邀请码炒作热潮让Monaco市场热度高涨。

功能维度上来看,用户在这个像微博的平台上发布有价值的优质内容,并可以展示名下NFT;除此之外参与“Write to Earn”进行挖矿,每周会获得相应的奖励,奖励会依据用户粉数目、评论数、转发与活跃度成正比。Monaco想以SocialFi(社交金融)为突破口,将数据所有权返还给用户,并给予用户创作收益,推进网络从Web2.0过渡到Web3.0。

需要说明的是,Monaco的模式也并不是首创,早在2017年,部署于Steem链上的社交媒体平台DApp Steenit就已经出现,用户在发布受青睐的帖子同时可获得Token收益,这使它也一度成为最大的链上加密社区。

就现在来看,Web3.0的设想的确非常乌托邦,但实质落地仍有待商榷。

进入Web3.0前,第一要注册一个加密钱包,譬如找到ETH浏览器钱包插件MetaMask,添加后设置买卖密码,确认竞价推广账户助记词后完成创建,但助记词和密钥的保存方法不太便捷(最好记在实物上,譬如备忘本);ETH转账过程也比较麻烦,不只要输入很复杂的竞价推广账户地址,转账时间也耗费较长,即便后续可以申请以太坊域名服务,但与现在用的支付软件相比,Web3.0的体验感算不上出色。

因为后续通证大幅下跌,新用户的参与度随之降低,Steeni和socialfi赛道的后辈Primas、clubhouse等一样,都已销声匿迹。11月末,Monaco官方发文称“仅限英文挖矿”,这条明显不同对待的推文不只引发了中文社区的不满,也与它强调的“去中心化”的理念相违背,虽然对于用户来讲,一方面达成了创作自由,但另一方面,也难免会发生恶意信息的传播。

技术方面来看,区块链和加密应用过高的用门槛,让一般用户望而却步,即便如最大DApps Metamask 月活也仅有几百万,另一方面,无论是个人数据还是社交关系,都致使用户没办法离开原来的Web2.0平台。

再譬如运行在公链上的去中心化的金融,这部分商品拥有不可篡改的智能合约。在去中心化的金融范围的流动性挖矿是根据需要存入或借出指定的代币资产,为商品的资金池提供流动性而获得收益(原生代币或者治理权力)的过程,流动性挖矿就是鼓励用户在我们的买卖池中存入代币以提升流动性,从而获得用户和流量,进一步发放原生代币使项目的社区范围扩大。

图:区块链技术的“不可能三角”(出处:CSDN博客)

由于流动性挖矿的高收益,它也曾一度被资本力挺。

但在区块链公链中,非常难同时做到既有非常不错的“去中心化”,又有好的系统“安全性”,同时还能有非常高的“买卖处置性能”,即所谓的“区块链不可能三角”。项目合约代码的漏洞总会吸引黑客攻击甚至导致资产失窃,频频发生的项目方卷资跑路也给去中心化的金融蒙上了一层欺诈风险的阴影,此外,行情大幅波动时,买卖合约清算过程中互联网拥堵、无常损失风险、系统设计和清算风险等都大概使投资人失去抵押资产。

大多数人对Web3.0的期待,源自它的去中心化所带来的更多可能性上。

Brian Brooks曾在听证讨论上提到,“大家在互联网上的数字资产,所有程序都是打造在这层新的互联网之上。ETH是ETH互联网拥有权的证明,ETH互联网之上由无数运行着的程序,就像采集里的程序需要底层互联网运行一样,大家会去猜测什么底层互联网最后会胜出,就会购买这部分互联网协议的代币去进行投资,这里触发投票工具制,在权益证明机制下你可以去投票影响协议将来的进步,在工作证明机制下,维护互联网用户可以得到代币奖励,去中心化互联网的任何决策都是投资者做出的。”

2018年,加文·伍德发表了一篇《大家为何需要Web3.0》,文中提到“Web3.0 将催生一个全新的全球数字经济,创造新的商业模式和市场,打破像Google和Facebook如此的平台垄断,并产生很多自下而上的革新。”

为知道决Web2.0用户可以不需要离开熟知的环境、也不需要处置复杂的钱包密码,就能用Web3.0, 定坐落于新网络的守门人Mask Network陆续发布了一系列DApplet,比如ITO (Initial Twitter Offering)模式,这一举措让Mask Network爆火,意味着网络用户确实对 Web3.0的确有迫切的用需要。

回溯过去大家不难发现,从2017年开始,ICO、DEFI、NFT的接连投资热都与与ETH有着密切的关系,今年的Web3.0、Gamefi也不例外。

埃隆马斯克怒怼Web3.0后,红杉发文坚定看好Web3.0,总部坐落于洛杉矶的风投机构Chapter One开创者兼管理合伙人Jeff Morris Jr.表示,现在Chapter One已完成一只4000万USD早期基金的募资,该基金专注于Web3.0投资。虽然埃隆马斯克否定Web3.0,但也没否定它的市场潜力,从资本的角度来看,Web3.0的利好浪潮好像正在逼近。

顶级风投A16z的合伙人Chris Dixon觉得Web3.0将走向不一样的道路,因为价值和控制权不是由坐落于中心的公司学会,而是分配给实质构建互联网的人,所以Web3.0需要的是自我推广的能力,社交媒体的出现为Web2.0过渡到Web3.0提供动力,当社区中的大家真的拥有某些Token获得经济效益的时候,就会在社区内主动传播:一方面用户流失率会减少;另一方面在好的状况下,互联网的构造也会愈加结实。

但这里所谓“好的状况”,也是现在Web3.0的一个痛点:现在的技术尚未能完美达成Web3.0的需要,参与的用户数目有限、人类世界所有生产生活的分工程度也没细化到一定量、人工智能并没达成绝对的主体地位,手机端的局限性也难以承载区块链信息和用户高并发需要,买卖过程的低效率和安全性达不到商业化应用的需要。

某种程度上来讲,大家的确不可以够去预测一个新平台成功的第一个用例,也大可不必由于资本的带动产生FOMO情绪,无论是Web1.0还是Web3.0,都只不过网络技术不断深入和细化的一种趋势,仅此而已。

“可以说,大家在Google的后院里挖到了金矿。”

十多年前,在当时以Google、雅虎为代表的Web2.0年代网络公司正如火如荼的时候,斯皮瓦克就提出设想,“Google有太多的平时事务要处置,这正是大家的优势所在……最后版的Web3.0就像是全世界的大脑,每名网络用户都是其中的一部分。”

关于到底啥是Web3.0,现在尚未有人能明确地概念它,更多地只不过作为一个定义性词语存在,在一些人看来,Web3.0代表的是将来网络进步的一种新趋势,涉及去中心化,用户对数据和信息拥有实质的掌控权、线上资产搭建。

埃隆马斯克最近也谈到了对Web3.0的怎么看,他觉得元宇宙、Web3.0这部分在现在看来,更像是推广术语,是投机者借机炒作制造的泡沫。从BTC、区块链、NFT、到ETH,各路公链不断崛起,DApp、DAO、IOT、earn这部分新定义也应运而生,投资市场的变动,被人摸不着头脑。为此,这篇文章大家将主要讨论:

复盘Web1.0到Web3.0,网络经历了哪些变化?

大热的Web3.0,到底是风口还是泡沫?

1989年,伯纳斯提出了万维网的定义。

这从根本上改变了,网络服务只不过一个个“信息孤岛”组装的认知。确切地说,Web1.0的静态页面是万维网进步的第一个阶段,媒体形式以新浪、搜狐、雅虎、百度这种门户网站为主,某些特定的群体或企业将信息单向发布至互联网,投喂给用户浏览阅读。

换句话说,Web1.0只解决了用户获得信息并阅读的需要,在这个过程中,用户只能被动接收网站发布的无差异信息,但不可以上传我们的反馈、进行和别的人的线上实时交流,网站和受众处在极其不平等的状况。

到了Web2.0,变成了可读也可写、交互性强的网络。

此时,用户既是互联网信息的接收者也是发布者,大家可以通过互联网进行双向、多向交流。从网站门户到个人门户,从信息线上化到用户线上化,Web2.0形成了以人为中心的传播和交互方法,也助推了社交互联网的兴起。软件也开始跳出pc端,微信、微博、抖音短视频等app相继出现。

但事实上,Web2.0仍是中心化的一个互联网形态,网络平台掌控着用户数据和信息,经营着用户群,存在肯定的信息泄露和丢失风险,被动贡献数据为平台方提供广告商变现,单体用户价值总是难以体现,另一个正常的状态问题是,中心化下虚拟物及实物信息不好溯源,难免有造假的可能性。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